“血王子,交出嗜血一脉的秘密,你不仅可以活下来,甚至能够成为血族的长老,未来有望竞争血皇之位,何乐而不为?”

  与此同时,血族圣地之内,罗侠的师尊血王子被锁在祭坛上。

  在他的旁边,则是有一个血族青年,面带微笑地看着他。

  这个血族青年的实力极为强大,周身有金色的光芒闪烁不休,一重重的光晕环绕着他,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竟然神圣之极。

  血族,本是极为邪恶的存在,但是,在这个青年身上,却是物极必反,邪恶到了极致,反而有神圣的气息。

  血王子浑身鲜血,依旧是人身的样子,他的肋骨被数根巨大的金属钩子勾出来,四肢同样有恐怖无比的利器扎入其中。

  金色的血液不断往下滴,但是,他却仿佛没有察觉到痛苦一般,而是哈哈大笑出声来,“难怪你会突然对我嗜血一脉动手,却是看上了嗜血一脉的传承了。”

  他还觉得奇怪,嗜血一脉,虽然在血族中不受待见,但这一脉却一直独立于血族之外,没有与血族为恶,不可能被人盯上。

  这一刻,总算明白了。

 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

  嗜血一脉的传承,本身就是巨大的宝物,足以让某些表满上看不起嗜血一脉的血族心生贪念。

  眼前这个青年,正是血族中一名跟血王子同一时期的强者,修为强横到了极点,达到了七等亲王之境。

  整个血族圣地中,在那些老怪物没有清醒过来之前,这个青年的实力可谓是最强的。

  也是他掌握着整个血族圣地。

  一切,显而易见。

  对方的修炼达到了瓶颈,想要得到嗜血一脉的传承,借之突破达到更高境界。

  “乖乖交出来,少受点罪过,否则,你应该清楚,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说出来。”青年嘴角露出冰冷的笑。

  他是一个白人,金发碧眼,样子极为俊俏。

  然而,此刻笑容却是如此邪恶。

  “不,你没有足够的时间了。”血王子笑着道,“那些老家伙马上就要醒过来了,只要他们醒过来,知道你的作为,你就死定了。”

  嗜血一脉分明让血族上下都讨厌,却还能够一直存在,正是因为,沉睡着的那些血族的老怪物中,有不少是支持嗜血一脉的。

  甚至于,嗜血一脉的始祖依旧活着,使得那些老家伙不敢对嗜血一脉如何。

  如今,眼前这家伙,想要灭绝嗜血一脉,若是那些老家伙醒过来,他就死定了。

  轰!

  七等亲王强者猛然一掌拍在血王子的胸口,将他整个人胸口拍的塌陷下去。

  但是,血王子却没有丝毫痛苦之色,而是笑着道,“你愤怒吧,你越是愤怒,就越是说明,那些老家伙要醒过来了。”

  “除非你马上杀了我,否则,等那些老家伙醒过来,被锁在祭坛上之人就是你,而不是我了。”

  “到那时候,你觉得,本王子会怎么折磨你呢?”

  说到这里,原本面带笑意的血王子眼中露出冰冷之色。

  虽然只有他跟罗侠才是真正的嗜血一脉的传人,但王子号的手下众人都是跟随着他将近百年的老人了,他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感情?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此刻的他,甚至有点儿后悔,这些年太过于仁慈,没有大肆吞噬血族提升修为。

  否则,若是他当真放开了吞噬,怎么可能修为上还无法跟这个七等亲王青年相比?

  “你想激怒我,好让我杀了你?”

  七等亲王强者忽然不愤怒了,而是笑着说道,“你应该是已经将一切传承都给了你的弟子,并且烙印在他的血脉深处了吧?”

  “你不想受本王的折磨,所以想激怒我杀了你,既然如此,本王倒是可以成全你,不过...”

  他笑了出来,“你的传人,应该马上就要到血族圣地了,啧啧,本王派遣了一尊六等亲王强者去带他回来,你觉得,谁能保护他?”

  “什么!”

  此一出,血王子的神色大变,“你无耻。”

  “你现在才知道本王的性格吗?啧啧...”对方则是笑着,“别激动,你不是很想死吗?现在,只要你一句话,本王马上就斩了你如何?”

  “死了也好,你就看不到你的弟子被本王炼化之后,你嗜血一脉的一切都被本王得到了。”

  “不...”

  血王子目眦欲裂,双眼猩红,挣扎着低吼道,“你敢动他,我与你势不两立。”

  啪!

  然而,血王子的威胁起不到任何作用,反而被对方扇了一巴掌。

  “不想死了是吧?那就等着吧,等本王的人将你的传人带来,到时候,本王就当着你的面,炼化你的传人。”

  那个青年呵呵笑着,一边拿出一条白色的手帕,慢条斯理的擦拭着他的手。

  “报!”

  这时,有一个血族公爵快速而来,神色慌张跪在地上。

  “说。”青年的声音冰冷,带着无上威严。

  “通道那头,有人堵着,已经将我们守卫通道的强者全都斩杀了。”那个血族公爵满头大汗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?”青年的脸色变了,“雷奥呢?”

  雷奥,正是六等亲王之境的强者,是他特地派遣去世俗界抓捕血王子的传人的手下。

  “没,没看到雷奥大人啊。”那个血族公爵傻眼了。

  “对方什么时候堵着通道入口的?”青年怒声道。

  “就在刚刚,差不多半个时辰。”那个公爵连忙开口。

  “什么,半个时辰?坏了...”

  青年的脸色大变,“雷奥也是刚刚离开,这么说来,对方碰上了...”

  而后,他双手一震,一股血色的光芒扩散出来,一枚符文出现在手心处,仔细一看,那一枚符文已经破裂开来了。

  “雷奥,死了!”

  他的神色大变,那一枚符文,代表着雷奥的生命本源,如今,符文破灭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雷奥被人灭了,而且,还是在极短时间内被对方斩杀了。

  “哈哈哈,好好,死得好。”后方,血王子哈哈大笑出声来,“看来,你的大敌来了,哈哈...”

  心中,则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的弟子罗侠实在是太弱了,哪怕只是随便一个公爵去抓捕,也足以将罗侠抓到手。

  而今,那个六等亲王雷奥被人斩杀了,实在是太好了。

  “滚。”

  那个青年神色冰冷的瞪了一眼血王子,冷声道,“等本王去灭了对方再来对付你,你好好想清楚,是臣服本王,还是你连同你的弟子被本王炼化了。”

  “来人,搭建祭坛,准备炼化他。”

  而后,青年吩咐了一声,自己则是当先朝着通道而去,“不管是谁,胆敢来我血族圣地闹事,该死!”

  七等亲王之力爆发出来,浩浩荡荡的气息,惊天动地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