缠婚 第 63 章 番外·初婚篇

小说:缠婚 作者:李暮夕 更新时间:2020-08-12 16:08:3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第63章

  第000章番外·初婚篇11

  这蜜月度得实在不怎么样。

  和环境什么的无关,待遇是五星级的,设施齐全,想吃什么有什么,环境更是绝佳。

  关键在于他这个人。

  往好听了说叫沉稳内敛,往难听了说就是无聊。

  “怎么了呢,最近老是愁眉苦脸的。婚姻生活不适应啊?”这日约她出来逛街,周琦问起。

  容嘉叹了口气:“就那样吧。”

  “什么叫‘就那样’啊?”

  “不算好,也不算不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容嘉说:“我感觉我已经提前进入了‘七年之痒’的阶段。”

  周琦:“……”

  后来去名品店里消费,周琦的目光集中在她手里拿着的一张黑卡上,惊讶:“你什么时候办了这种类型的黑卡?”

  容嘉还没回答,手就被她拉了过去:“哇!这可额度很高啊。”

  容嘉连带着卡把手抽回来:“许柏庭给的。”

  周琦睁大了眼睛:“这么大方?”

  因为这件事,周琦后来都对许柏庭赞不绝口,觉得是她作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容嘉简直有口难,真让她去跟许柏庭过日子,一天都待不下去。

  工作时,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,回家后,还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。

  所以,她宁可出去跟周琦闲逛。

  这日逛得晚了,回来时,都晚上11点了,她蹑手蹑脚地打开大门,却发现客厅里灯火通明。

  许柏庭坐在沙发里看报纸,听到动静,头都没抬:“舍得回来了?”

  容嘉怔了怔,猫着的腰渐渐直起来,诧异:“你不是去上海了吗?”

  他抬起腕表,似模似样地看了看:“现在是晚上11点。”

  “?”

  “所以,你为什么会认为早上7点出发的我,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他看向她,目露征询。

  容嘉:“……”

  许柏庭说: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?”说完,他把合起的报纸“啪”一声扔到茶几上,踩上了楼梯。

  容嘉望6第63章

  第000章番外·初婚篇11

  这蜜月度得实在不怎么样。

  和环境什么的无关,待遇是五星级的,设施齐全,想吃什么有什么,环境更是绝佳。

  关键在于他这个人。

  往好听了说叫沉稳内敛,往难听了说就是无聊。

  “怎么了呢,最近老是愁眉苦脸的。婚姻生活不适应啊?”这日约她出来逛街,周琦问起。

  容嘉叹了口气:“就那样吧。”

  “什么叫‘就那样’啊?”

  “不算好,也不算不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容嘉说:“我感觉我已经提前进入了‘七年之痒’的阶段。”

  周琦:“……”

  后来去名品店里消费,周琦的目光集中在她手里拿着的一张黑卡上,惊讶:“你什么时候办了这种类型的黑卡?”

  容嘉还没回答,手就被她拉了过去:“哇!这可额度很高啊。”

  容嘉连带着卡把手抽回来:“许柏庭给的。”

  周琦睁大了眼睛:“这么大方?”

  因为这件事,周琦后来都对许柏庭赞不绝口,觉得是她作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容嘉简直有口难,真让她去跟许柏庭过日子,一天都待不下去。

  工作时,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,回家后,还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。

  所以,她宁可出去跟周琦闲逛。

  这日逛得晚了,回来时,都晚上11点了,她蹑手蹑脚地打开大门,却发现客厅里灯火通明。

  许柏庭坐在沙发里看报纸,听到动静,头都没抬:“舍得回来了?”

  容嘉怔了怔,猫着的腰渐渐直起来,诧异:“你不是去上海了吗?”

  他抬起腕表,似模似样地看了看:“现在是晚上11点。”

  “?”

  “所以,你为什么会认为早上7点出发的我,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他看向她,目露征询。

  容嘉:“……”

  许柏庭说: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?”说完,他把合起的报纸“啪”一声扔到茶几上,踩上了楼梯。

  容嘉望3第63章

  第000章番外·初婚篇11

  这蜜月度得实在不怎么样。

  和环境什么的无关,待遇是五星级的,设施齐全,想吃什么有什么,环境更是绝佳。

  关键在于他这个人。

  往好听了说叫沉稳内敛,往难听了说就是无聊。

  “怎么了呢,最近老是愁眉苦脸的。婚姻生活不适应啊?”这日约她出来逛街,周琦问起。

  容嘉叹了口气:“就那样吧。”

  “什么叫‘就那样’啊?”

  “不算好,也不算不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容嘉说:“我感觉我已经提前进入了‘七年之痒’的阶段。”

  周琦:“……”

  后来去名品店里消费,周琦的目光集中在她手里拿着的一张黑卡上,惊讶:“你什么时候办了这种类型的黑卡?”

  容嘉还没回答,手就被她拉了过去:“哇!这可额度很高啊。”

  容嘉连带着卡把手抽回来:“许柏庭给的。”

  周琦睁大了眼睛:“这么大方?”

  因为这件事,周琦后来都对许柏庭赞不绝口,觉得是她作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容嘉简直有口难,真让她去跟许柏庭过日子,一天都待不下去。

  工作时,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,回家后,还得对着他那张扑克脸。

  所以,她宁可出去跟周琦闲逛。

  这日逛得晚了,回来时,都晚上11点了,她蹑手蹑脚地打开大门,却发现客厅里灯火通明。

  许柏庭坐在沙发里看报纸,听到动静,头都没抬:“舍得回来了?”

  容嘉怔了怔,猫着的腰渐渐直起来,诧异:“你不是去上海了吗?”

  他抬起腕表,似模似样地看了看:“现在是晚上11点。”

  “?”

  “所以,你为什么会认为早上7点出发的我,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他看向她,目露征询。

  容嘉:“……”

  许柏庭说: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?”说完,他把合起的报纸“啪”一声扔到茶几上,踩上了楼梯。

  容嘉望

  雷霆手段下渐渐没了声音。

  当然,容嘉也知道背地里不少人嘲笑她,说她跟许柏庭只是形婚,根本没有任何感情,云云云云。

  她也无所谓。

  这日晚上要去参加一个慈善宴,周琦一早就打来了电话:“准备好了没?”

  “姐姐,现在才几点?”容嘉开了免提,把手机扔到一边,对着镜子开始涂睫毛膏。

  第一次,涂糊了。

  她恼羞成怒,把气撒到了手机那头的某人身上:“安静点,姐姐,我要化妆!你这么吵吵嚷嚷跟公鸡打鸣似的,让我怎么静下心来?你越是嚷嚷,我就越慢!”

  周琦见她真的着恼,连忙闭上了嘴巴。

  容嘉却像是中了邪,平日画起来很简单的眉毛,怎么画都不对。她正对着镜子龇牙咧嘴呢,身后出现了一道修长的人影。

  她一回头,就看到了许柏庭英俊的面孔。

  “干嘛?”

  他从她手里接过眉笔:“我帮你画吧。”

  “你?”她眼中满满的狐疑。

  他也不解释,一只手掰起她的脸,一只手握着眉笔慢慢给她描绘。

  很快,一道容嘉的眉毛就画好了。

  他放开她的脸,让她自己对着镜子看:“可以吗?这个弧度?”

  @搜索杰米哒xs63

  容嘉目瞪口呆。

  他画的是远山眉,眉尾拉得比较长,眉形也很漂亮,简直是教科书版。

  她看了会儿,回头看他。

  在他用眼神询问时,她操起桌上的化妆棉扔到他身上:“以前给很多女人画过吧你?这么熟练!”

  许柏庭弯腰把掉落在地的化妆棉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:“没。”

  容嘉呵呵:“信你?”

  许柏庭:“爱信不信。你知道吗?化妆和画画是一个道理,都讲究阴影和立体感,就你画的这妆而,我从美学角度,只能给你打7分。”

  容嘉站起来:“你存心跟我杠是不是?”

  看她气急败坏一副要爆炸的样子,他反而觉得可乐,按住她的肩膀重新把她按到桌子上:“我帮你画吧。不过,你得先跟我讲讲,哪个是上底色的,哪个是6雷霆手段下渐渐没了声音。

  当然,容嘉也知道背地里不少人嘲笑她,说她跟许柏庭只是形婚,根本没有任何感情,云云云云。

  她也无所谓。

  这日晚上要去参加一个慈善宴,周琦一早就打来了电话:“准备好了没?”

  “姐姐,现在才几点?”容嘉开了免提,把手机扔到一边,对着镜子开始涂睫毛膏。

  第一次,涂糊了。

  她恼羞成怒,把气撒到了手机那头的某人身上:“安静点,姐姐,我要化妆!你这么吵吵嚷嚷跟公鸡打鸣似的,让我怎么静下心来?你越是嚷嚷,我就越慢!”

  周琦见她真的着恼,连忙闭上了嘴巴。

  容嘉却像是中了邪,平日画起来很简单的眉毛,怎么画都不对。她正对着镜子龇牙咧嘴呢,身后出现了一道修长的人影。

  她一回头,就看到了许柏庭英俊的面孔。

  “干嘛?”

  他从她手里接过眉笔:“我帮你画吧。”

  “你?”她眼中满满的狐疑。

  他也不解释,一只手掰起她的脸,一只手握着眉笔慢慢给她描绘。

  很快,一道容嘉的眉毛就画好了。

  他放开她的脸,让她自己对着镜子看:“可以吗?这个弧度?”

  @搜索杰米哒xs63

  容嘉目瞪口呆。

  他画的是远山眉,眉尾拉得比较长,眉形也很漂亮,简直是教科书版。

  她看了会儿,回头看他。

  在他用眼神询问时,她操起桌上的化妆棉扔到他身上:“以前给很多女人画过吧你?这么熟练!”

  许柏庭弯腰把掉落在地的化妆棉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:“没。”

  容嘉呵呵:“信你?”

  许柏庭:“爱信不信。你知道吗?化妆和画画是一个道理,都讲究阴影和立体感,就你画的这妆而,我从美学角度,只能给你打7分。”

  容嘉站起来:“你存心跟我杠是不是?”

  看她气急败坏一副要爆炸的样子,他反而觉得可乐,按住她的肩膀重新把她按到桌子上:“我帮你画吧。不过,你得先跟我讲讲,哪个是上底色的,哪个是3雷霆手段下渐渐没了声音。

  当然,容嘉也知道背地里不少人嘲笑她,说她跟许柏庭只是形婚,根本没有任何感情,云云云云。

  她也无所谓。

  这日晚上要去参加一个慈善宴,周琦一早就打来了电话:“准备好了没?”

  “姐姐,现在才几点?”容嘉开了免提,把手机扔到一边,对着镜子开始涂睫毛膏。

  第一次,涂糊了。

  她恼羞成怒,把气撒到了手机那头的某人身上:“安静点,姐姐,我要化妆!你这么吵吵嚷嚷跟公鸡打鸣似的,让我怎么静下心来?你越是嚷嚷,我就越慢!”

  周琦见她真的着恼,连忙闭上了嘴巴。

  容嘉却像是中了邪,平日画起来很简单的眉毛,怎么画都不对。她正对着镜子龇牙咧嘴呢,身后出现了一道修长的人影。

  她一回头,就看到了许柏庭英俊的面孔。

  “干嘛?”

  他从她手里接过眉笔:“我帮你画吧。”

  “你?”她眼中满满的狐疑。

  他也不解释,一只手掰起她的脸,一只手握着眉笔慢慢给她描绘。

  很快,一道容嘉的眉毛就画好了。

  他放开她的脸,让她自己对着镜子看:“可以吗?这个弧度?”

  @搜索杰米哒xs63

  容嘉目瞪口呆。

  他画的是远山眉,眉尾拉得比较长,眉形也很漂亮,简直是教科书版。

  她看了会儿,回头看他。

  在他用眼神询问时,她操起桌上的化妆棉扔到他身上:“以前给很多女人画过吧你?这么熟练!”

  许柏庭弯腰把掉落在地的化妆棉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:“没。”

  容嘉呵呵:“信你?”

  许柏庭:“爱信不信。你知道吗?化妆和画画是一个道理,都讲究阴影和立体感,就你画的这妆而,我从美学角度,只能给你打7分。”

  容嘉站起来:“你存心跟我杠是不是?”

  看她气急败坏一副要爆炸的样子,他反而觉得可乐,按住她的肩膀重新把她按到桌子上:“我帮你画吧。不过,你得先跟我讲讲,哪个是上底色的,哪个是

  ”

  容嘉:“……”你好谦虚啊:)

  不过,都到这份上了,她也懒得跟他辩,干脆闭上了眼睛等死:“透明长罐子是底妆液,有三个色号,我一般用最白那个,阴影我最近用那个圆盘,有六色,口红色号就多了……”

  “你的化妆品,比我的画笔还多啊。”画了会儿鼻影,他忽然道。

  容嘉早听过他画画很不错,音乐天赋绝佳,闻睁开眼睛,兴冲冲的:“你会画画?什么时候给我

  画一幅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

 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,他执笔给她画另一边,淡淡道:“正好缺一个裸模。”

  “啊啊啊,许柏庭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  “别动,一会儿画花了。”

  “我暂且忍你到画完。”@搜索杰米哒xs63

  “多谢。”

  好不容易画完,容嘉站起来,拍了拍裙子,啐了他一声,转身轻快地走了。路上,还抽出小镜子不住照。

  嘴里嘟哝:“马马虎虎,还过得去嘛。”

  许柏庭忍俊不禁。

  ……

  说是慈善宴,就是一个装逼攀比大会,来的不止圈内的名媛,也有各种大小明星,穿着租赁的名牌,个个昂首挺胸,好不得意。

  相比于她们,容嘉穿得更是光彩夺目。

  几个塑料姐妹围着她,一人啧啧称赞:“这裙子是s家的吧?这款居然已经上市了?得费不少钱吧?听说有钱也订不到。”

  “是专门定制的,这款市面上还买不到。”

  “漂亮,改天我也去定一条。”

  容嘉笑着跟她们虚与委蛇了两句,借口去了趟洗手间,终于摆脱了这帮人。回头找到周琦,就听得她在那边吐槽:“你理她们干嘛?嘴里说着恭维话,指不定背后怎么嫉妒你骂你呢。”

  容嘉笑,抿了口红酒:“我当听个乐子。”

  真正有身份的,才不这么上赶着,这帮无所事事的都是家里名头听着响亮其实手里没几个子的,不受重视或者自己赚不了钱的,只能吹吹牛逼喝喝作作妖打发时间。

  容嘉跟她们,也就场面上来往,真正的朋友就小圈子里那几人。

  两人说话的时候,又有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士上前,跟容嘉亲密地问好:“好久不见你了,容容,我刚从法国回来,来不及一一拜谒,别见怪啊。”

  容嘉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认出来,是远洋航运的大小姐“李蓉”。

  她能记住此人,还是因为她跟她上过一个中学,名字里也有一个“蓉”字。

  她还没开口,李蓉又说:“哎,每次叫你容容都怪怪的,因为我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,别人也这么叫我呢,6画一幅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

 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,他执笔给她画另一边,淡淡道:“正好缺一个裸模。”

  “啊啊啊,许柏庭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  “别动,一会儿画花了。”

  “我暂且忍你到画完。”@搜索杰米哒xs63

  “多谢。”

  好不容易画完,容嘉站起来,拍了拍裙子,啐了他一声,转身轻快地走了。路上,还抽出小镜子不住照。

  嘴里嘟哝:“马马虎虎,还过得去嘛。”

  许柏庭忍俊不禁。

  ……

  说是慈善宴,就是一个装逼攀比大会,来的不止圈内的名媛,也有各种大小明星,穿着租赁的名牌,个个昂首挺胸,好不得意。

  相比于她们,容嘉穿得更是光彩夺目。

  几个塑料姐妹围着她,一人啧啧称赞:“这裙子是s家的吧?这款居然已经上市了?得费不少钱吧?听说有钱也订不到。”

  “是专门定制的,这款市面上还买不到。”

  “漂亮,改天我也去定一条。”

  容嘉笑着跟她们虚与委蛇了两句,借口去了趟洗手间,终于摆脱了这帮人。回头找到周琦,就听得她在那边吐槽:“你理她们干嘛?嘴里说着恭维话,指不定背后怎么嫉妒你骂你呢。”

  容嘉笑,抿了口红酒:“我当听个乐子。”

  真正有身份的,才不这么上赶着,这帮无所事事的都是家里名头听着响亮其实手里没几个子的,不受重视或者自己赚不了钱的,只能吹吹牛逼喝喝作作妖打发时间。

  容嘉跟她们,也就场面上来往,真正的朋友就小圈子里那几人。

  两人说话的时候,又有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士上前,跟容嘉亲密地问好:“好久不见你了,容容,我刚从法国回来,来不及一一拜谒,别见怪啊。”

  容嘉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认出来,是远洋航运的大小姐“李蓉”。

  她能记住此人,还是因为她跟她上过一个中学,名字里也有一个“蓉”字。

  她还没开口,李蓉又说:“哎,每次叫你容容都怪怪的,因为我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,别人也这么叫我呢,3画一幅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

 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,他执笔给她画另一边,淡淡道:“正好缺一个裸模。”

  “啊啊啊,许柏庭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  “别动,一会儿画花了。”

  “我暂且忍你到画完。”@搜索杰米哒xs63

  “多谢。”

  好不容易画完,容嘉站起来,拍了拍裙子,啐了他一声,转身轻快地走了。路上,还抽出小镜子不住照。

  嘴里嘟哝:“马马虎虎,还过得去嘛。”

  许柏庭忍俊不禁。

  ……

  说是慈善宴,就是一个装逼攀比大会,来的不止圈内的名媛,也有各种大小明星,穿着租赁的名牌,个个昂首挺胸,好不得意。

  相比于她们,容嘉穿得更是光彩夺目。

  几个塑料姐妹围着她,一人啧啧称赞:“这裙子是s家的吧?这款居然已经上市了?得费不少钱吧?听说有钱也订不到。”

  “是专门定制的,这款市面上还买不到。”

  “漂亮,改天我也去定一条。”

  容嘉笑着跟她们虚与委蛇了两句,借口去了趟洗手间,终于摆脱了这帮人。回头找到周琦,就听得她在那边吐槽:“你理她们干嘛?嘴里说着恭维话,指不定背后怎么嫉妒你骂你呢。”

  容嘉笑,抿了口红酒:“我当听个乐子。”

  真正有身份的,才不这么上赶着,这帮无所事事的都是家里名头听着响亮其实手里没几个子的,不受重视或者自己赚不了钱的,只能吹吹牛逼喝喝作作妖打发时间。

  容嘉跟她们,也就场面上来往,真正的朋友就小圈子里那几人。

  两人说话的时候,又有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士上前,跟容嘉亲密地问好:“好久不见你了,容容,我刚从法国回来,来不及一一拜谒,别见怪啊。”

  容嘉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认出来,是远洋航运的大小姐“李蓉”。

  她能记住此人,还是因为她跟她上过一个中学,名字里也有一个“蓉”字。

  她还没开口,李蓉又说:“哎,每次叫你容容都怪怪的,因为我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,别人也这么叫我呢,

  礼拜都没几个小时休息,哎。”

  容嘉:“那真是奇怪,小夏的弟弟跟你一个学院呢,他倒是挺清闲。”

  李蓉的脸变了。

  谭夏忍着笑。

  李蓉成绩不咋滴,当初是砸了钱才去留学的,读的是不知名的野鸡大学,一个礼拜都没几节正课,她倒好,一回来就不断造势,这里开画展那里举办沙龙,硬生生要把自己凹成学成归来的名媛人设。

  如果她不上赶着,容嘉也不想搭理

  她。

  李家虽然有点底子,跟容家比,还是有差距的。

  而且,李蓉私底下说她的闲话还少?她跟周琦、谭夏上个礼拜就在青叶会所听到过一次,说她跟许柏庭就是联姻,其实私底下各玩各的,还说她骚里骚气的,没准养了好几个男明星。

  谭夏当时就气得要跳出去打她,容嘉觉得跌份儿,把她给拦了。

  原来不是不报——谭夏回头看她一眼。

  李蓉脸色涨红,即将发作的模样。

  容嘉还是笑吟吟的。

  谁知李蓉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而一笑:“这种场合,怎么许总不跟你一块来?”

  容嘉一怔。

  李蓉却像是蚊子见了血,隐隐兴奋地说: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没等容嘉回话,就叹着气感慨,“商业联姻,哪里有什么感情啊,我真是同情你,每天都要独守空闺,面子上还要强撑着不倒,心里的苦,只有自己菜知道吧。不过,我们女人,就是冷暖自知嘛,容嘉,自己照顾好自己呀。”

  “照顾什么?”容嘉还没来得及回话,许柏庭就从她身后的过道过来了,正好听见这一句。

  容嘉回头,脑子转得很快,上去就挽住了他的胳膊:“没,我朋友让我照顾好自己呢。老公,你不是开会去了吗?”

  许柏庭一怔,他刚刚只是去停了个车。

  目光扫过她灿烂的笑脸,又掠过李蓉尴尬又强撑着的笑脸,大概也明白了七八分,揽住她的腰:“开会哪有你重要啊?”

  李蓉瞠目结舌,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  容嘉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精彩的脸色,心情舒畅多了,连带着对许柏庭也温柔了几分,又给拿点心又给递酒杯的。

  等没人了,许柏庭才放开她,自斟自饮:“别演了。”

  容嘉眨了眨眼睛,不解地踮起脚尖:“演什么啊?亲亲老公大人。”

  许柏庭:“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完结了,下本开《掌中蔷薇》,最迟这个月月末开吧~

  预收见作者专栏6她。

  李家虽然有点底子,跟容家比,还是有差距的。

  而且,李蓉私底下说她的闲话还少?她跟周琦、谭夏上个礼拜就在青叶会所听到过一次,说她跟许柏庭就是联姻,其实私底下各玩各的,还说她骚里骚气的,没准养了好几个男明星。

  谭夏当时就气得要跳出去打她,容嘉觉得跌份儿,把她给拦了。

  原来不是不报——谭夏回头看她一眼。

  李蓉脸色涨红,即将发作的模样。

  容嘉还是笑吟吟的。

  谁知李蓉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而一笑:“这种场合,怎么许总不跟你一块来?”

  容嘉一怔。

  李蓉却像是蚊子见了血,隐隐兴奋地说: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没等容嘉回话,就叹着气感慨,“商业联姻,哪里有什么感情啊,我真是同情你,每天都要独守空闺,面子上还要强撑着不倒,心里的苦,只有自己菜知道吧。不过,我们女人,就是冷暖自知嘛,容嘉,自己照顾好自己呀。”

  “照顾什么?”容嘉还没来得及回话,许柏庭就从她身后的过道过来了,正好听见这一句。

  容嘉回头,脑子转得很快,上去就挽住了他的胳膊:“没,我朋友让我照顾好自己呢。老公,你不是开会去了吗?”

  许柏庭一怔,他刚刚只是去停了个车。

  目光扫过她灿烂的笑脸,又掠过李蓉尴尬又强撑着的笑脸,大概也明白了七八分,揽住她的腰:“开会哪有你重要啊?”

  李蓉瞠目结舌,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  容嘉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精彩的脸色,心情舒畅多了,连带着对许柏庭也温柔了几分,又给拿点心又给递酒杯的。

  等没人了,许柏庭才放开她,自斟自饮:“别演了。”

  容嘉眨了眨眼睛,不解地踮起脚尖:“演什么啊?亲亲老公大人。”

  许柏庭:“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完结了,下本开《掌中蔷薇》,最迟这个月月末开吧~

  预收见作者专栏3她。

  李家虽然有点底子,跟容家比,还是有差距的。

  而且,李蓉私底下说她的闲话还少?她跟周琦、谭夏上个礼拜就在青叶会所听到过一次,说她跟许柏庭就是联姻,其实私底下各玩各的,还说她骚里骚气的,没准养了好几个男明星。

  谭夏当时就气得要跳出去打她,容嘉觉得跌份儿,把她给拦了。

  原来不是不报——谭夏回头看她一眼。

  李蓉脸色涨红,即将发作的模样。

  容嘉还是笑吟吟的。

  谁知李蓉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而一笑:“这种场合,怎么许总不跟你一块来?”

  容嘉一怔。

  李蓉却像是蚊子见了血,隐隐兴奋地说: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没等容嘉回话,就叹着气感慨,“商业联姻,哪里有什么感情啊,我真是同情你,每天都要独守空闺,面子上还要强撑着不倒,心里的苦,只有自己菜知道吧。不过,我们女人,就是冷暖自知嘛,容嘉,自己照顾好自己呀。”

  “照顾什么?”容嘉还没来得及回话,许柏庭就从她身后的过道过来了,正好听见这一句。

  容嘉回头,脑子转得很快,上去就挽住了他的胳膊:“没,我朋友让我照顾好自己呢。老公,你不是开会去了吗?”

  许柏庭一怔,他刚刚只是去停了个车。

  目光扫过她灿烂的笑脸,又掠过李蓉尴尬又强撑着的笑脸,大概也明白了七八分,揽住她的腰:“开会哪有你重要啊?”

  李蓉瞠目结舌,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  容嘉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精彩的脸色,心情舒畅多了,连带着对许柏庭也温柔了几分,又给拿点心又给递酒杯的。

  等没人了,许柏庭才放开她,自斟自饮:“别演了。”

  容嘉眨了眨眼睛,不解地踮起脚尖:“演什么啊?亲亲老公大人。”

  许柏庭:“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完结了,下本开《掌中蔷薇》,最迟这个月月末开吧~

  预收见作者专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