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草小甜枣 第518章 这才是她的君

小说:警草小甜枣 作者:百里砂 更新时间:2020-09-21 08:13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路霄峥随手拿起来一看,然后眼神儿就是一凝。

  他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消息:“你要的真相”,属名居然是陈风?

  他看了一下那个网址没有问题,就直接点开,里面传出了叶望君的声音:“宝贝儿,传出去了什么?”

  然后,他们一直把这段录音听完。

  安恬欣惊道:“他真的喜欢那个变态!”

  周察微反倒冷静了,他道:“不对,‘我知道你才是罪魁祸首,可是我还是要救你,因为我不救你,我的世界也结束了。’”他反复的咀嚼:“这句话,有门道!”

  唐早道:“我知道、你才是罪魁祸首,可是、我还是要救你,因为、我不救你,我的世界、也、结束了。”

  然后她又重新说了一遍:“我知道你才是、罪魁祸首、可是我还是要、救你、因为、我、不救你,我的世界也、结束了。”

  她只是停顿的略微不同,大家却瞬间明白了。

  之前的说法,才是某种情感之下的自然流露,而第二种,却有极其微妙的指向性。

  然后路霄峥重新接上了刚才的话:“这就是我那个猜想。”

  他缓缓的道:“这证明,小猫身上,可能嵌入了什么窃听设备。陈风以为他不知道,但是他有可能是知道的。所以,你们有没有想过,一个人在几年的时间里,一直生活在一个24小时被监控监听,随时受毒品病毒威胁的环境中,他要怎么做,才能争取到一点点自由呢?”

  他一字一句:“高成峥仍旧是高成峥,所以,我认为,是小猫推动了叶望君,来玩这个‘游戏’。”

  周察微愕然。

  他的意思是,高成峥仍旧很优秀,并没有什么真正能让叶望君失望的地方,而高成峥生活单调,半年之内没有接触毒.品,理论上来说也没发生什么例如毒瘾犯了,很狼狈之类的事情,所以,叶望君这个念头,就来的有些没道理。

  这中间最大的可能,就是小猫。

  周察微长吸了一口气:“所以,你是说,小猫在将计就计的演戏?”

  唐早道:“我们来做一下阅读理解,‘我知道你才是、罪魁祸首’,病毒之类全是出自叶望君之手,而陈风只是一个玩电脑的帮凶?”

  几人都点头。

  唐早续道:“可是我还是要救你,因为‘我’不救你……这句的意思,是说陈风不会救她,还是说她没有别的朋友?”

  路霄峥看着她,点了点头,唐早续道,“我的世界也结束了,是在重申叶望君手里东西的可怕性吗?”

  路霄峥道:“这句话,其实很简单,重要的是前头的。嗯,当然这句话也挺重要的。”

  他沉吟着,低声道:“陈风急了,他没有想过,他这样做,反倒给了我们很多信息。”

  他直接站起来:“我出去一趟,往南走,你让高成嵘一会儿去找我。”首发..m..

  他就直接走了。

  几人茫然片刻,前面的话?

  前面很直白啊,“你想要新人我给你,你想要玩我给你玩,但是玩完了,我们必须想办法全身而退”。

  话的本意就是要让他们陷进来,然后要带叶望君走。

  这有什么阅读理解可以做?

  周察微想了几分钟,捂着脸低声啊了一声,然后他站起来去找高成嵘了。

  路霄峥没说找高成嵘干什么。

  但也没有再见叶望君。

  而高成峥,自从那天回去之后,整个人像被抽去了精气神儿,一天比一天颓废。

  送饭的时候,他甚至抬手就掀翻了碗,低声道:“有什么意思?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?”他向外头的叶望君道:“你说要我们对决,可是我们现在跟看电影有什么区别?我们能做什么?我们什么都做不了!”

  叶望君笑了一声,正要说话。

  然后高成峥的声音,通过细长的通道,缓缓的传了出来:“你说你的名字,是你自己起的,你说我是你的‘君’,可是,你的‘君’,就是这么一个困兽吗?”

  叶望君的脸上,难得的显出了一点迷惘。

  她想起了当年那个小女孩,透过老式防盗门的铁栏杆,看着那个又高又瘦的少年,快步走下楼梯,手上勾着篮球,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照在他黑漆漆的头发上,在墙上画出一个美好的影子……

  那是阳光和自由。

  那才是她的君啊!

  他是一个警察,不是电视上穿着警服可笑的谈情说爱,也不是正襟危坐在话筒后面发,是拧着眉快步走向现场,是扶着栏杆一身疲惫的上楼,是看到她时,严肃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个温暖的笑。

  那是自信和正义。

  那才是她的君啊!

  就在这时,外头忽然传来了警笛声。

  叶望君悚然一惊。

  陈风气急败坏的喊话从头顶传下来:“怎么回事!是不是你!你又干了什么!”

  里头的高成峥眼神一凝。

  下一刻,小窗口关上了。

  小猫快步进来,急道:“我们快走!我们快走!”

  叶望君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小猫道:“不知道!有警车!”

  陈风道:“开走了,不是冲我们来的,我追踪一下。”

  两人都往控制室走,陈风很快就追踪过去,然后不断的调整,半天才道:“该死!死了个人!离我们很近,就隔一条街!”

  小猫道:“我们走吧!这不对劲!这肯定是声东击西!”

  叶望君的眼睛,却渐渐的亮了起来。

  她道:“再看看,是什么?”

  屏幕上,有人在呕吐,然后警方疏散人群,陈风调近了,能看清那是被扔在垃圾堆里的一具尸体,显然已经腐烂了,身上甚至能看到蛆虫。

  叶望君双眼发亮。

  她迅速道:“快,快!打给路霄峥!”

  这一下,不止陈风,连同小猫,都焦急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对决呀!”叶望君开开心心的道:“他们是刑警呀,本来就应该是先有案子,才会有他们的呀!不如就看一看,他们谁能先把案子破了?”

  陈风气急败坏的道:“不行!你真的是疯了!”

  叶望君才不理他,一转身,就去给路霄峥打电话了。

  陈风气的跳脚。

  小猫颓然倚坐在了墙边,他忽然转头,声音极轻极轻的向陈风道:“我们合作吧。”

  陈风脸色一变。

  小猫道:“我想……让她活着离开,你也这样想的,对不对?”

  他双眼发红,眼晴里面全是泪,就这么看着他:“我不怕死,她也不怕,可是你怕,不是吗?从根本上来说,我们的想法并不冲突。”

  陈风直勾勾的看着他:“你……”

  他看了一眼前头的叶望君,一咬牙:“怎么合作?”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