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性总裁求负责 第2015章 他说了,要帮她

小说:兽性总裁求负责 作者:糖果果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09:46:0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冷峥却还是担心冷蒹葭,不安的道,“我知道,她已经准备好可以独自面对的能力,但我身边一个旁观者,总是会觉得心惊胆战,她到底还是一个小女孩,曾经被我们捧在手心里,根本不知道一个男人如果非要死缠烂打的话应该如何招架,她心底里到底还是太善良了,会举棋不定。”

  “老三既然肯离婚了,那么就是不怕了,如果她还想回去,跟楚寒年在一起,如果真的是她的本意,其实我也不会多说什么,我只是觉得楚寒年这个小子,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。”这辈子才会出现在他面前恶心他,冷灏捏紧拳头。

  ……

  “儿子今天有点不一样,好像是不肯吃饭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喂他什么都不肯吃,也许是因为知道你在附近。”所以楚寒年倒是轻车熟路的把儿子抱着去了冷蒹葭的房间。

  “你是觉得住在隔壁随便串门,传出去根本不难听是吧?当初你愿意为了修七七跟我立马离婚,我还以为,多少你是一个情种,当初只是不得已为了报复冷家这才非要跟我结婚的,但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整天抱着儿子找妈妈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,我们是多温馨的一家人。”冷蒹葭原本就因为几个文件烦神,此刻看到楚寒年俊美如斯的脸,更是烦躁的不行,恨不得立马踹了这男人,可惜长得好看还是有好处的,比如,她觉得多看两眼,好像也没这么讨人厌,只是不属于她的东西,哪怕再看几眼,她也不会觉得高兴。

  “谁惹到你了你非要在这里跟我吵架,儿子也在一旁的,你不觉得应该温柔一点不要吓到儿子了,儿子原本就胆小。”

  楚寒年微微蹙眉,却也没有直接和冷蒹葭争吵,他知道,冷蒹葭不过是借题发挥,他不必放在心上的。

  “你不是都说了么,你知道怎么照顾儿子,再说,都这么晚了,你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吗非要来我的房间,儿子你可以放下,但是你这个人可以走了。”冷蒹葭忍不住发了脾气。

  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,你就好像吃了炸药一样不断朝着我开火,但我也什么都没说,你是知道我会就着你的坏脾气,但也要给我一点面子,尤其是在儿子面前,你是不知道,不和谐的爸爸妈妈会影响儿子的心里吗?”

  楚寒年这么说,冷蒹葭倒是保持沉默。

  有的时候冷蒹葭也知道,比如,她怀孕的时候就心情不好,也导致了儿子不会哭,一直到现在,却还是不会哭,只是扎巴扎巴眼睛。

  “小葡萄,你今天真是太不可爱了,为什么不吃饭呢,你要好好的长大,一定要吃饭的,但是长大了之后,千万不要跟你爸爸一样不好,用情不专,他不是什么好人。”冷蒹葭就故意当着儿子的面,吐槽楚寒年。

  “反正他什么也都听不懂。”楚寒年悻悻然的道,“但是冷蒹葭,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,在儿子面前这么说,简直就是挑拨感情。”

  “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?”冷蒹葭陡觉好笑。

  “那也只是,你自以为的事实。”楚寒年一阵蹙眉,“我听说你也没吃,一起吃吧,你吃了东西,才能想出好的解决办法,再说了,冷家这么多能人,也不差你一个的,你解决不了的,大不了,直接丢给你两个哥哥,反正你们冷家,人多的是。”

  “你是故意来恶心我的吧,你的意思是我只能当一个没用的米虫?”冷蒹葭当然不高兴。

  “你明知道,你这是在曲解我的意思,我只是觉得,你没必要跟自己的身体作对,我从医生那边听说了,你当年生产的时候,身体就没顾好,之后去国外的时候,也没怎么把自己的身子放在心上,可想而知,你现在的身体,是不如之前那么好,为什么还是要折腾?”楚寒年就是见不得冷蒹葭的这个样子,也没人指望她当个女强人,还非要逼自己。

  “难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水平,你自己不知道吗?之前你跟我结婚之后,就没怎么去学校了。”楚寒年提醒道。

  “果然啊,男人也是祸水,我当年就应该好好念书,而不是结婚,在男人的身上花费太多的时间果然不值得。”冷蒹葭更气的是,楚寒年此刻都在气她。

  “我真怀疑你是来故意气我的,但是把我气到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冷蒹葭不服气的冷哼。
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,应该提醒你吃个饭,看样子,我跟着过来还是有好处的,比如,我可以监督你吃饭,你不是被那两个男人捧在手心呵护吗,他们怎么都不管你吃饭的?”楚寒年好笑的问。

  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可能吃饭这种事情都要麻烦两个哥哥,你真的以为,我是那种没用的米虫了吧?”冷蒹葭最讨厌被人看不起,而且还是被楚寒年看不起,倒不是觉得,还对这个男人留有什么感情,只是,如果她想抚养儿子的话,就必须有点实力,总不能被楚寒年当面奚落。

  “真的是来劲了,你明知道,我不想跟你吵架的。”楚寒年不过是来提醒冷蒹葭吃饭的,再加上儿子,正好可以一起用餐,原本是还算温馨的话题,但是在冷蒹葭的眼里,就成了争吵的话题,算了,他还真的不屑,跟这么一个女人吵架,传出去毕竟是真的不好听。

  “嗯,但是我就是喜欢跟你吵架,不然显得多无趣,你说你抱着儿子来,还想在我这里好好的,简直是不可能的,毕竟,你选择在我,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出现,难道你心里没点建设吗?”冷蒹葭自认脾气从来都不好,婚后那短暂的好脸色,也不过是为了委曲求全,但是现在,她已经不必再委屈自己了,不是吗?

  “哪里有遇到困难了,你要是开口,其实我会帮你的。”

  楚寒年蓦地看向冷蒹葭,这种眼神,让冷蒹葭陷入了迷惑。

  他说要帮她?

  可是为什么?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