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性总裁求负责 第2304章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

小说:兽性总裁求负责 作者:糖果果 更新时间:2020-09-22 09:57:3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夏唯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休息睡觉的,再次醒来的时候,身边是空荡荡的。

  而这边,冷灏接到公司总部的调遣,突然去了m国。

  这次走的很急,甚至来不及打通夏唯安的电话。

  冷灏握着手机一次次的拨打她的电话,却还是得不到回应。

  冷灏便想着,等下了飞机,再联系吧。

  反正夏唯安就在别墅,她是没地方可以去的,总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。

  ……

  “冷少爷这几天出差了,夏小姐,你有什么想吩咐的尽管吩咐就好。”管家对待夏唯安的态度十分客气。

  “我想去医院……”夏唯安的情绪颇有些激动,只要冷灏不在,她感觉自己也就自由了,甚至还有了想跑的冲动。

  只是爸爸现在的状态……

  夏唯安便犹豫了。

  下一秒,夏唯安却像是豁出去一样,不管了,先去医院看爸爸,如果爸爸的病情实在没办法治疗,也许,这就是一件好事。

  起码爸爸可以忘记痛苦的过去,快乐的生活。

  这么想,夏唯安整个人的心情都开朗了,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,否则被司机看出来,也许就不会待她去医院。

  病房内。

  夏爸爸躺在床上,是睡着了。

  夏唯安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看着爸爸,嘴角几次上扬起来。

  看到爸爸睡得很安稳,夏唯安也就放心了,因为之前,爸爸就连安稳的睡觉都做不到,看来在这里治疗,还是很有效果的。

  修斯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,知道夏唯安人在医院,便火速的赶来,“他倒是没关着你。”

  “我这么大的一个人了,也不是他能关的,大不了,我还是可以报警的,不过最近,他对我倒是看的不那么严了,也许是知道,我是不会回头的。”夏唯安蹙眉道。

  “你们走到这一步我一点都不意外,我也知道从开始你就死心了之后,对他也就没了感情,是他一直都在强求着你。”修斯很不服气。

  “我听说他今天出差了,而且很突然,你难道就不想趁着这个机会,逃吗?不过如果被抓到了,后果应该不堪设想,但我觉得,你应该也是想离开这里的,带着你的爸爸重新开始,只是我希望,即便你离开了,也不要跟我失去联系,你要相信,我也有自己的权势,这次我可以比冷灏先一步找到你爸爸,你就应该相信我的能力,不是么?”修斯觉得,夏唯安现在的状态,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,如果被冷灏一直关在身边,总有一天她的精神会出问题的,这个后果,是他无法设想的,他只希望夏唯安可以去一个安静的地方,没人认识她,然后慢慢的重新开始,等她彻底的走出来。

  “没想到你也知道了,我都是刚知道的,看来修斯,你真的越来越厉害了,我真的为你高兴。”夏唯安嬉笑着道。

  “别说我了,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如果你是单纯的害怕他,其实是不必的。”修斯解释道。

  “我当然想离开了,但是我暂时,真的没想到,会这么快。”夏唯安总觉得这一切都来的不够现实。

  “我只想问你,到底想不想离开?”修斯蹙眉问。

  “想。”这个字,夏唯安说的斩钉截铁。

  “既然想,那么就去做,否则你只会后悔,我希望你可以过的开心幸福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一直被禁锢着,仔细想来,冷灏对你的也不是爱,而是自私的占有欲。”

  修斯解释道。

  如果说刚才的夏唯安还有点漂浮不定,可是现在的她倒是真的生出了几分离开的冲动。

  她对着修斯点头,“我想用自己的办法离开,我不会回别墅拿东西,直接就带着爸爸离开,而你只需要和医院打个招呼,就说我今晚才能回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修斯也不会逼着夏唯安。

  “谢谢你了。”夏唯安重重的点头,却是临时接到冷蒹葭的电话,不用想,一定是冷灏让冷蒹葭监视她的。

  夏唯安并没有接听这通电话,反而是直接关机,她生怕手机被安装了类似监控的东西,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关机。

  “爸爸,我们离开这里好吗?”看着爸爸苏醒过来的脸,夏唯安走过去,笑着问。

  夏爸爸此刻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虽然不知道夏唯安在说什么,却还是知道点头的。

  夏唯安微微笑了,然后扶起了夏爸爸,却是告诉他,千万不要发出声音,因为他们在玩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。

  夏爸爸一直都以为自己在玩游戏,所以从后门离开医院的时候,整个人还是十分激动和开心的。

  一分钟后,果然有卡车过来接应他们,夏唯安和爸爸直接上了车。

  这一切都配合的天衣无缝,夏唯安的内心却还是有点不安,但是看到爸爸开心的脸,便把这种不安强行的压了下去。

  她真的不能继续胆小了,她必须和爸爸离开,至于孩子……

  冷灏即便是后来会恨她,也会好好的抚养孩子的,那毕竟也是他的孩子……

  只是,快要离开了,夏唯安透过窗外,不舍得看向外面的风景。

  看来,她还是不属于这里的。

  等到了机场,夏唯安立马戴了口罩,同时把爸爸全副武装起来。

  不远处……

  “冷少,夏小姐已经到机场了,我们现在拦着么?”

  “你说,她为什么要逃?”冷灏讽刺的勾起嘴角,“难道我对她还是不够好么?我一开始,是真的很想去出差,但是之后,我担心她会离开我……果然,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丝机会,也要离开我。”

  手下不敢说话。

  冷灏则是定定的看着夏唯安的一举一动。

  夏唯安并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锁定了,她和爸爸坐在板凳上,喝了一杯咖啡来提神。

  只要想到马上就能离开这里,夏唯安几乎不敢相信的落泪。

  是的,她哭了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哭什么,是在哭,终于可以离开他了么?

  夏唯安握着手中的咖啡,哭成泪人。onclick="hui"